BBS | 49博客 | 49微博 | 专题 | 调查表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主页 > 书香校园 > 美文欣赏 > 正文

圆梦在北京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13-03-08
        克劳迪奥(Claudio),也有人叫他“老克”,是个意大利人。克劳迪奥的事,说简单点儿,就是一个失去土地,又热爱土地的意大利人,在中国实现梦想,建意大利农场的故事。令人惊奇的是,他并没有“水土不服”,果树种得好,赚钱,比中国农民赚得多多了。他是怎么做的?

  “在那里,我没能力改变环境,但在北京就不一样了”

  克劳迪奥的故乡是意大利北部的博洛尼亚,跟帕瓦罗蒂是老乡。那儿不仅出歌剧大名星,还出很多像他这样的厨师。在北京三里屯德国使馆旁,有克劳迪奥的餐厅“PeterPan”,这是他在北京开的第3家意大利餐馆。

  克劳迪奥个儿不高,样子很墩实,长着栗色头发和蓝眼睛,能讲简单的汉语,他讲出的汉语又快又溜儿,还夹杂着京腔。克劳迪奥生在农村,祖父有土地。

  “我的爷爷有很多孩子,他去世后,土地分开了,每个孩子只分到一点点,不好生活。”10岁,克劳迪奥随父亲离开农村,后来,他家开了间小餐馆。16岁时,他的父亲去世,克劳迪奥跟母亲搬到米兰北边的一座小城,开了家稍大的餐厅。

  1995年1月,克劳迪奥第一次来中国。这趟中国之行,改变了克劳迪奥的生活,他认识了一个叫路红卫的北京女孩。

  “我有一个同学,让我来中国帮他修一个意大利的设备,是做面的机器,只要一个星期。我想去中国,我没去过。行呵,我就来了。”

  修机器的地儿在北京的怀柔。克劳迪奥到了,可机器在外地还没运到,待着没事,翻译路红卫陪他逛北京,整整一周。“临走前一天晚上9点钟,那个装机器的集装箱来了,可我第二天一早7点就回国了”。

  一个月后,克劳迪奥又来了,这一年他一共来中国四五次。年底,他与路红卫结婚,两人回了意大利。

  “在意大利,我有一个餐厅,一家人的生活够用。我们一星期休息两天,去外边玩。去海边很近,开车一个小时就到,生活很简单,也轻松。意大利人喜欢玩。”他们生活的是一座小城市,克劳迪奥比划着说:“比朝阳(区)小很多,不到10万人。”

  两年下来,路红卫待不下去了。“我们在意大利过的是一种特别普通的老百姓的日子,我感到日子过得有些紧,不宽余,那是一份没有什么希望的日子。他的小餐馆挣不了太多的钱,只能维持生活,不是想扩大就扩大得了的。在那里,我没能力改变环境,但在北京就不一样了。只要你想,一个小餐馆完全可以做大。在中国,只要你有希望,会有机会实现,会过得更好”。

  1998年,克劳迪奥和路红卫又搬回北京,他们要在北京开家意大利餐馆,取名叫“PeterPan”,这是一个童话故事中主人公的名字。

  克劳迪奥告诉我们,在意大利他就想好这名了。“一个是彼得?潘(Peter Pan)是个男孩儿,不长大,我心里边也不想长大,是个小孩儿。第二个是彼得?潘很有意思,他会飞,有很多梦想,我喜欢”。

  他又说:“我脑子里边都是梦想。梦想总是在里边,你明白吗?不是这个梦做成了,就没有梦想了,不可能,这个梦想实现了,又有别的梦想,一直地,不断地有。有什么样的性格,就有什么样的梦想,我喜欢新的、有意思的东西,我不害怕,我有力量去做。

  “我妈妈去世的时候,我在她的旁边,我对她说:妈妈你别害怕,现在你要去的地方,可能比这个世界还要好很多。在那里,我们还可以再见面的。妈妈真的去世了,但我的生活一直不错,我想,是妈妈的灵魂在帮助我。

  “我爸爸30多岁就去世了,我妈妈去世时才50多岁,我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有多长,这个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们能做的就是,今天有好的事情做就应该很高兴。昨天我做什么了我不记得,我只记得现在。对过去,我只记住好的东西,不好的都忘记。我愿与人打交道,每天都要有人说话才行,否则我就不高兴,这些都是我的性格。

  “我在意大利开餐厅已经20年了,我有固定的客人,彼此都习惯了,每天很平常。每家餐厅都差不多,饭菜也差不多。可是,我来中国,我开意大利餐厅,是新的东西,完全是不一样的。”

  因为没有太多的钱,他们的餐厅很小,只有50平方米,在长城饭店后边。克劳迪奥生性乐观开朗,不但喜欢做菜,而且爱跟客人聊天交流。厨房只隔有一层玻璃,有时他是边做饭边聊。克劳迪奥的纯朴热情,让到他小餐厅的外国人,有了回到家乡般的温暖亲切,大家喊他“老克”。

  第一家意大利餐馆可以说是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谈起当时的情景,“老克”满面笑容地回忆道:

  “特别小,但生意特别好。每到晚上,没地方坐,满满的人。有人在里边吃,有人在外边等,有时候,客人要提前一星期预订。我自己做菜,客人来了,我出去跟他们说话。刚开始是外国人多,后来也有中国人,一半一半,钱很好挣。”

  克劳迪奥的拿手菜是“意大利的家常菜”,他用意大利语说了一串名字,然后又用汉语讲:“有饺子,是意大利的饺子。有千层饼,千层饼有肉酱的、有奶酪的、有蔬菜的,好多好多种。我喜欢做菜,我把做菜当艺术。菜做得好,客人夸奖我,我就会很高兴、很骄傲。”

  餐馆开成了,俩人挣到了钱,把家安在哪儿呢?路红卫说:“他一直跟我说不喜欢城市,希望住在农村。在意大利时,他也一直喜欢带我到农村去,说想过这种日子。我从小也是在农村长大的,七八岁才到北京。小时候,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生活,是不可忘怀的,会留在你的骨子里。

  “当时只是觉得他很喜欢土地,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干件两人都喜欢的事。虽然意识到咱们的水果市场有些问题,但农场具体做成什么样的,我是朦朦胧胧的。”

  克劳迪奥说:“在意大利,大概20年前,有了不少农场餐厅,很简单的餐厅,但里边有很好吃的东西。有面条、比萨饼,有农民自己做的香肠、奶酪,有新鲜的蔬菜、水果,有鸡、鸭、鹅,猪、牛,毛驴,什么什么都有。我很想要个这样的农场。但在意大利,我不可能有自己的农场,因为我没有土地。”

  1999年,克劳迪奥夫妇决定包地办农场,把家安在农村,过一种宁静的乡村生活。这一年,他们在北京顺义区南法信十里堡村包了260亩地,来实现克劳迪奥在意大利没能实现的土地梦。

  “在中国,我没有一天休息。我在中国赚的钱比在意大利多得多”

  我们去克劳迪奥的农场,是星期天的下午。沿京顺路前行至枯柳树环岛向东,走3.5公里有一路口,南拐,走不一会儿,就能见到路边有一道白栅栏门,旁边竖了块不大的招牌:意大利农场。实际上,农场就在首都机场东北角,隔一道铁丝网就是机场跑道。

  农场的空地和路边,停满了汽车。蓝天白云下,是一片片草地和果树。几千平方米的鱼塘里,有鸭子和鹅游来游去。池塘岸上,有大人小孩在钓鱼。顺农场土路往里走,能看见露天游泳池、烧烤棚、篮球场、秋千架。绿草坪上,竖着一个个遮阳伞,伞下坐着中国人、外国人,大人、孩子,旁边的树上还拴着宠物狗。

  农场里有新旧两座餐厅。老餐厅,300多平方米,房顶裸露着粗大的圆木,地上是木桌和条凳,长长的桌子上铺着红白格子的桌布。吧台是用最普通的红砖砌成的。这儿原先是砖厂,现在还有一根大烟囱,因为拆起来太费力,盖餐厅时就把它包在里边,这反倒成了农场的一大特色标志。餐厅最主要的饭菜就是正宗的意大利比萨和面条,另外还有烟熏火腿、猪排和鸡翅,自酿的果子酒和果酱,自产的意大利桃、李、杏、梨等。农场给人的印象是很简朴,没有什么豪华建筑。

  周未周日,是克劳迪奥两口子最忙的日子,来农场的客人越来越多。“老克”说:“昨天,我们有500人来,今天星期天,有200人来。下周未,北京的一所外国小学,要租我们的地方搞活动,来500个小孩儿。”

郑州49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 豫ICP备05008832号
地址:经八路纬一路交叉口北20米路西 电话:66786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