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 | 49博客 | 49微博 | 专题 | 调查表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主页 > 教师园地 > 文集汇编 > 正文

只是比伙伴们多读了几本书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14-04-25
     我喜欢阅读。我的阅读习惯,是小学老师培养起来的。
    我上小学的时候,基本上无书可读;即使有书,也不需要读。有一天,一个蝉声四起的中午,我捡到一张包盐的纸。
    纸上有字,其中一段是:一个很少有的晴朗、寒冷的日子。太阳向四周射出朦胧的彩虹般的光柱。北风凛冽。草原上,低风卷起积雪,发出沙沙的响声。但是地平线镶边的茫茫雪原却非常明净,只有东方,在地平线尽头的草原上烟雾腾腾,笼罩着一片紫霞色的气……
    这段文字,让我爬上高高的槐树,向远方眺望。乡村少年的目光,越过明晃晃的河流、田野,鸟一样飞向地平线。在那里,在比那里更远的地方,有我不知道的世界。我因此忘记了下午上课的时间。
    下午是语文课。老师没有批评我,却在课后悄悄告诉我,“这是《静静的顿河》里的一页”。对我在槐树上的迷迷怔怔,他很激动。他搓着手说,一个乡下孩子,对名著,能有这样的敏感,生发出这样的感动,难得呢!随后,他给我开了一个书单——
    《静静的顿河》、《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三国演义》、《呐喊》、《野草》、《桐柏英雄》、《大刀记》。
    老师只能开出这样的书单。他就这么多书。
    我每看一本书,都按老师的要求,复述内容。复述不好,借不到下一本。我每次的复述,老师都说不错。很快,老师说,“你不要对我讲了,你对同学们讲吧”。从此,我看一点,给同学们讲一点。讲完了,同学们不肯散场,我只得编下去。我回去翻书,发现编的和书上的内容不一样,第二天再讲时还要编回来。连看带编,我这个阅读者,也成了一个讲故事的人。
    不需要读书的年代,我有幸读了几本书,算是先行一步;需要读书的时候,同学们才开始读,但起步已晚。因此,1979年,我们村里只我一人考上大学。
    有一次,我和曹文轩老师聊到少年时的阅读。先生沉吟半刻,说:“祁智啊,我们之所以有今天,就是比伙伴们多读了几本书。”
    正因为如此,我是学生课外阅读的鼓吹者、实践者。
       (祁智 江苏靖江人。1983年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南京市第三十四中学教师,南京教育科学研究所科研员、编辑,南京《周末报》记者、主编助理,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社长。199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呼吸》,中短篇小说集《反面角色》,长篇童话《迈克行动》,中篇小说《天凉好个秋》、《纸婚》、《变奏》、《张果的腊月》、《亮相》、《一种尴尬》、《直觉的意外》、《送戏》等。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郑州49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 豫ICP备05008832号
地址:经八路纬一路交叉口北20米路西 电话:66786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