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 | 49博客 | 49微博 | 专题 | 调查表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主页 > 博古通今 > 趣味历史 > 正文

齐桓公的货币战争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13-01-18
2700年前,齐桓公姜小白有个好宰相,叫管仲。这俩人交情那叫一个铁呀,一个大权在握,一个比犹太人还精,他俩合起伙来兢兢业业的工作,结果搞定了全天下。管仲使齐国成为春秋五霸,这说起来好像挺牛的一个事情,但是事实上,作为当时其他地区的中国人,那可是倒了霉,因为除非你是齐国人,否则,全被这哥俩算计了,即使你是齐国人,除非你是这哥俩认可的精英,否则,你也就是个牲口,也被这哥俩算计,整天牧来牧去的,还给人家哥俩拼命数钱呢。
姜小白和管仲这俩人是中国经济梦幻二人组,他俩的经济理论那叫一个多啊,整个一部《管子》俩人一问一答跟说相声似的,各种经济学包袱都在那里记录着呢,这些理论,是很厉害的,甚至完全超越时代的,比后世的《国富论》一点不含糊。
大家可能不信,说中国有如此伟大的经济学家?
您把那个问号去掉,后面加上——管仲,就是答案。管仲在经济学领域的境界,相当于同时代的孙子在军事领域的境界管仲自己不写,也没想起来找枪手写,结果,死了很多年后,齐国才整理他的著作,弄了个半截子文集叫《管子》,跟《国富论》对比着读,读完,你一定说:中国老祖宗怎么这么牛呢?跟管子比,犹太人算什么。犹太人这些花花肠子,感情老祖宗早都知道啊。没错!治理通货膨胀、货币战争、价格与市场、税收与财政、国家宏观调控、社会分工,管仲都
整的特明白,比亚当斯密早明白了2000年。
别不信,这一套,管仲称其为轻重论,他还挺谦虚,说不是自己发明的,是学习先贤的。
管仲跟姜小白实际上军事上不太行,齐军有点今天美军的味道。他俩打仗不行,玩阴的,货币战争可是不一般的行!今天美国用石油收拾全世界,日本用铁矿石、稀土收拾中国,这些个阴损的货币战争的影子,姜小白和管仲那是祖师爷。这哥俩仗着自己有钱,有IQ,一箭不放,收拾了好多国家。
大家权当乐一乐,借古思今吧。
第一次货币战争:衡山之谋
衡山国夹在齐鲁之间,国民擅长制造战争机器,齐桓公就让管仲想办法。管仲说:衡山国的工厂,造一台战争机器要一年半以上时间,我们去衡山国不计价格,以高价进口战争机器,燕国和代国听说后,必然害怕我们买机器是要攻打他们,他们要防备就肯定也来订购,他们一买,秦国赵国也害怕,也会来争着订购,衡山国的产量就那么一点,天下都来订购,机器肯定涨价十倍,到时候如此如此,肯定搞定。
于是,齐桓公去衡山国高价定购战争机器,结果十个月后果然燕代赵秦先后来争购,衡山国君高兴坏了,把自己的机器涨价了十倍预定给了天下各国,等着发大财。衡山国大街小巷的人都去兵工厂制造机器,没有人种地了。十二个月之后,齐桓公又派外交通商事务大臣隰朋去赵国收购粮食,赵国粮食卖一石十五钱,隰朋给人家一石五十钱,全天下的商人都把粮食往齐国运输,再五个月后,全天下的粮食都到了齐国,全天下的粮食价格被齐国抬高了三倍。
订购战争机器十七个月后,高价炒作粮食五个月后,齐国忽然不要衡山国的机器了,还跟衡山国断交了。齐国一不要,其他国家也都不要了,衡山国君手里没粮食,也没赚到钱,傻了。衡山国只好去齐国进口粮食,很快财政破产,齐国攻打衡山国北部,鲁国攻打衡山国南部,衡山国君想了想,啥也不说了,带着全体贵族搬到齐国做齐国公民去了。
  原文载于《管子、轻重》,桓公问于管子曰:吾欲制衡山之术,为之奈何?管子对曰:公其令人贵买衡山之械器而卖之。燕、代必从公而买之,秦、赵闻之,必与公争之。衡山之械器必倍其贾,天下争之,衡山械器必什倍以上。公曰:诺。因令人之衡山求买械器,不敢辩其贵贾。齐修械器于衡山十月,燕、代闻之,果令人之衡山求买械器,燕、代修三月,秦国闻之,果令人之衡山求买械器。衡山之君告其相曰,天下争吾械器,令其贾再什以上。衡山之民释其本,修械器之巧。齐即令隰朋漕粟于赵。赵籴十五,隰朋取之石五十。天下闻之,载粟而之齐。齐修械器十七月,修籴五月,即闭关不与衡山通使。燕、代、秦、赵即引其使而归。衡山械器尽,鲁削衡山之南,齐削衡山之北。内自量无械器以应二敌,即奉国而归齐矣。
大家看过《管子》原著的,难免失望,这正是管仲有生之年没有亲手梳理自己的治国原理而造成的不可避免的悲剧。《管子》虽然可以提供大量的佐证,但是没有系统的理论,写得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因此,阅读《管子》要有明确的目的,比如我今天要搞清楚春秋时代是否存在民间贷款与贷款利息,如存在,那么春秋时代的民间贷款利率是多少,抱着这样的问题去找,就能取得鲜活的资料丰富自己的知识,如此这般方才可读《管子》。
姜小白和管仲的梦幻组合,发明了很多的搜刮天下钱财的剧本。虽则是2700年前的旧事,但是,后世只是换了演员和道具,他俩的剧本仍然在被使用。
比如:戴比尔斯和英美集团垄断世界钻石矿,通过拉抬钻石的价格,全世界的钱收入囊中。美国攻打中东,垄断石油价格,搜刮世界财富。这些伎俩,管仲和姜小白有专利。
垄断天下奇货,拉抬价格,搜刮天下财富的典型代表作是《菁茅之谋》和《阴里之谋》。
大家知道姜小白在管仲的策划下,用了二十年,终于取得了会盟天下诸侯的成功,就是成了霸主,但他这个霸主有些历史问题。
因为,宋国是公爵,齐国是侯爵。公侯伯子男,所以,作为盟主的齐桓公心里边有些虚,他得让大家伙儿承认,他这个侯爵,已经不是侯爵,而是超~~~~~~侯爵,他得证明自己行。
如何证明自己与众不同呢?一天,姜小白对管仲说:我想明白了,我要搞运动!我必须带头掀起一场尊重周天子的运动,周天子穷的都快要饭了,我这么一尊重他,他能不感激我吗,我这招儿叫尊天子以令诸侯!我真是天才!管仲说:天才你以为宋国想不到啊,关键是搞运动需要经费,谁出钱?姜小白一听就了,原来就差钱。管仲说;我有一招儿,不差钱,你这么这么,就成了
管仲让姜小白去阴里这个地方铸城,那里独家出产一种美石(类似玉),这种美石是古代周天子制造王室祭祀专用璧的材料,姜小白修了三层城墙、九个城门,把阴里城防工事整的跟铁桶一样。姜小白让玉工在里边制作好石璧存着,石璧做了五种,一尺大小的标注面值一万泉。八寸的标注8000泉。七寸的标注7000。珪中标注4000。瑗中标注500。为什么做这么多种类呢?因为天下诸侯繁衍了几百年,越来越多,阿猫阿狗都自称是诸侯后裔,都惦着粘粘封号的光,周天子家族萧条,他们可是繁荣的不行。管仲做这么多石壁,就是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玉工做好了,管仲就去见周天子,说我家国君想搞尊周运动,号召天下诸侯齐来拜祭太庙,但是按照传统礼仪,必须带着彤弓和石璧觐见,否则不能进庙去,您可以批准么?周天子说:这次活动经费谁出?管仲说:我们齐国出。周天子说:快~~~~~~~办!!!还愣着干什么!!!
天下诸侯都没有石璧,强抢又打不下阴里城,只好去买,结果天下诸侯的黄金被齐国搜刮无数,阴里的石璧倒是流通到了天下。这一次,齐国赚的钱多得八年都不用收税。
这就是阴里之谋。
齐桓公赚足了钱,很同情周天子,对管仲说:周天子也没经费,天子没钱也是孙子,咱也得给天子弄钱啊。管仲说:这简单,天下江淮之间有一小块特殊的土地,独家出产一种茅草,这种茅草品种独特,每只都从根上长出三个分叉,这叫菁茅。这种茅是古代诸侯参与天子封禅大会必须的进门证,请周天子派人先把这块地圈起来,然后号令天下诸侯:周天子要带着大家去封禅泰山,梁父山,老规矩:不抱着一束菁茅的,不许进门。
周天子如此去办,结果,天下的黄金就开始象流水一样流入周天子的口袋,菁茅一束就被诸侯炒到了一百斤黄金。周天子太有钱了,七年都没有再要求诸侯进贡。

是为菁茅之谋。
齐国在管仲的治理下,十分富强,汉族在齐国的带领下,诸侯团结,取得了对西狄和北戎战争的全面胜利(老马识途就是这场大战的事情),使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的威胁得到全面抑制。否则,蒙古灭中华的事情,可能在2700年前就已经成为现实了,大家如果不信,可以听听孔丘说的:
一天,孔子跟子贡说:管仲辅齐桓公,国富民强,天下太平。我们中原人民直到今天还在享受着他俩留下的福祉。如果没有管子,我们今天早被蛮夷灭了,咱们都得学习野蛮人的丑陋发型,穿蛮族的丑陋衣服啊。(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
管子这样的人出生在中国,而不是外国,实在是我中国人的福分,中国如再有此类大才,何愁不国富民强。宋代大诗人李清照的爸爸李格非,一次路过临淄遗址,写下了《过临淄》:
击鼓吹竽七百年,
临淄城阙尚依然。
如今只有耕耘者,
曾得当时九府钱。
这首诗成于管子死后1700年,齐国都城城阙依然存在,农夫经常能够挖到姜子牙发行的九府环钱,齐国之盛,可见一斑。

(附原文:

桓公曰寡人欲西朝天子而贺献不足为此有数乎管子对曰请以令城阴里使其墙三重而门九袭因使玉人刻石而为璧尺者万泉八寸者八千七寸者七千珪中四千瑗中五百璧之数已具管子西见天子曰弊邑之君欲率诸侯而朝先王之庙观于周室请以令使天下诸侯朝先王之庙观于周室者不得不以彤弓石璧不以彤弓石璧者不得入朝天子许之曰诺号令于天下天下诸侯载黄金珠玉五谷文采布泉输齐以收石璧石璧流而之天下天下财物流而之齐故国八岁而无籍阴里之谋也
桓公曰天子之养不足号令赋于天下则不信诸侯为此有道乎管子对曰江淮之间有一茅而三脊母至其本名之曰菁茅请使天子之吏环封而守之夫天子则封于太山禅于梁父号令天下诸侯曰诸从天子封于太山禅于梁父者必抱菁茅一束以为禅籍不如令者不得从天子下诸侯载其黄金争秩而走江淮之菁茅坐长而十倍其贾一束而百金故天子三日即位天下之金四流而归周若流水故周天子七年不求贺献者菁茅之谋也) 话说:齐桓公和姜小白的时代,是AVANTAR的时代,那时候中国很少地震,也很少水灾,更没有沙尘爆和重污染,天气与地气温和,皆因为人类有廉耻,社会的统治者,还有一颗人的心。
桓公曰:鲁梁之于齐也,千谷也,蜂螫也,齿之有唇也。今吾欲下鲁梁,何行而可?
  管子对曰:鲁梁之民俗为绨。公服绨,令左右服之,民从而服之。公因令齐勿敢为,必仰于鲁梁,则是鲁梁释其农事而作绨矣。 桓公曰:诺。
      管子告鲁梁之贾人曰:子为我致绨千匹,赐子金三百斤。什至而金三千斤。则是鲁梁不赋于民,财用足也。鲁梁之君闻之。则教其民为绨。十三月,而管子令人之鲁梁。鲁梁郭中之民道路扬尘,十步不相见,绁繑而踵相随,车毂齺,骑连伍而行。
  管子曰:鲁梁可下矣。
  公曰:奈何?
  管子对曰:公宜服帛,率民去绨。闭关,毋与鲁梁通使。
  公曰:诺。
  后十月,管子令人之鲁梁。鲁梁之民饿馁相及,应声之正无以给上。鲁梁之君即令其民去绨修农。谷不可以三月而得。鲁梁之人籴十百,齐粜十钱。二十四月,鲁梁之民归齐者十分之六。三年,鲁梁之君请服。
在今天,我们必须深思身边是不是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形,只不过,表现形式更加复杂,表现过程更加漫长,国家间天下下我高,天下轻我重轻重之术的本质,确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郑州49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 豫ICP备05008832号
地址:经八路纬一路交叉口北20米路西 电话:66786465